文苑擷英

梅方義 散文——《父母的愛情》

作者: 梅方義     時間: 2019-11-22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父母的愛情



去年,母親在安徽老家去世后,我把87歲的父親接到了陜西,他不習慣城里的生活,一直想著安徽老家的環境和親人,口里常念叨著母親。父母結伴65年,有著相濡以沫的感情。


20世紀50年代初,父親和母親結為夫妻。那時,因為我爺爺去世得早,父親家中一貧如洗,母親覺得父親忠厚老實,就毅然嫁了過來。父母一生養育了七個子女,兒多父母苦,家中經常是舉債度日,生活最困難的時候,父母輪流出門討飯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。記得我小時候,母親出門討飯,一出去就是幾個月,我坐在門前哭著找媽媽,那情景歷歷在目。改革開放后,農村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,我家承包了36畝責任田,又開墾了20多畝荒地,這60畝地大多以水田為主,勞作的艱辛可想而知。分田到戶后,雖說我家的經濟相對寬裕了,但對父母的身體是個極大的考驗。天黑了,別人收工了,父母卻還在地里干活。逢年過節,別人在家享受天倫之樂,父母還在地里勞作。不為別的,就為了七個子女成家立業。弟弟上大學時,父母已年過六旬,但他們繼續堅持在地里勞動,供弟弟上學。我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陜西工作,父母很是不舍,卻依然支持我的選擇。每次回家,父親陪我聊天,母親下廚做飯。1992年我結婚時,父母給我寄來5000元,我知道那是用3萬斤稻子換來的,就想方設法還給父母,父母卻執意不收。父母直到年過七旬,疾病纏身,才宣布不再下地勞動。父母的一生都獻給了土地,更是獻給了他們疼愛的子女。


父母一生相敬相愛,年輕時他倆都是村里的干部。后來父親受了批斗,熟人遇到他時,由于害怕受到連累,都繞道走。在父親最困難的時候,母親堅定地支持著父親,因為她了解父親、相信父親。母親是勞動能手,表現突出,被公社推薦到市紡織廠工作。這對當農民的母親來說,是一個很大的誘惑,但母親不愿離開困境中的父親,婉言謝絕了組織的推薦。外公外婆都為她感到惋惜,母親卻毫不在意。父親喜歡交朋友,隔三岔五便會叫朋友到家中小聚,母親既當廚師又當服務員,且樂此不疲。母親性格急躁,父親總是處處讓著母親。


2008年冬天,母親因積勞成疾,癱瘓在床,這一躺就是十年。剛開始母親還能說話,后來就只能聽到她痛苦的呻吟,飲食起居全靠父親一人照顧。每天早晨,父親都要伺候母親起床,給她洗臉、梳頭、喂飯,帶她曬太陽。母親困了,父親就伺候她躺下;母親沉默了,父親就和母親說話,盡管母親沒有應答,但她總是用渾濁的雙眼望著父親,父親相信母親能聽懂他說的話。然后是中飯、晚飯,換尿不濕,洗床單,每天晚上還要給母親翻幾次身。父親畢竟年齡大了,有人勸他請個保姆代勞,但是父親不放心,堅持一個人伺候母親。母親生命中的最后五年,已經完全不認識身邊的子女和親友,80多歲的父親依然用顫抖的身軀照顧母親,就這樣,日復一日,月復一月,年復一年,父親堅持了十年,直到母親去世。


有一次,妻子和我一起看電影,看到唐明皇為了保住皇位而同意讓楊玉環自縊,便感嘆世上沒有真正的愛情。我給她舉了我父母的例子,我對她說,真正的愛情,不一定在達官顯貴之間,比如我的父親和母親。妻子點頭稱是。


(集團機關  梅方義

上一篇:白建禮 散文——《尋秋秦直道》 下一篇:付增戰 散文——《筷子兄弟的前世今生》
汤姆影院-汤姆网站-看片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