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撷英

潘森 散文——《掐苜蓿记》

作者: 潘森     时间: 2020-04-21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掐苜蓿记


苜蓿,算不得庄稼,却是颇受人们喜爱的“野味”。春暖花开之时,田野里的苜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。憋了一冬的人们,总喜欢呼唤三五好友,带上铲子、竹篮等工具,选择田间地头、沟边菜园,蹲下去半天一晌,乐此不疲。

前几日,办公室几人临时起意,约好一起去公司后面的田野里掐苜蓿。

说到掐苜蓿,挖野菜,我仔细搜寻了二十多年走过的生命历程,记忆中也仅存两个词,“乐趣”和“饥饿”。“乐趣”乃是亲身经历,“饥饿”却是道听途说。作为地地道道的农村人,虽说小时候家里日子清贫,却也不至于为口粮发愁。那个时候喜欢去地里挖野菜,纯粹是闲来无事,贪恋与小伙伴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以及躲避父母看写作业的痛苦。因此,常常是出去忙活了大半天,竹篮里却空空如也。

“饥饿”则是在妈妈所讲的故事中体会到的。她总是喜欢在我挑食的时候给我讲外婆那个年代的人“偷苜蓿”的故事,好让我忆苦思甜,乖乖吃饭。那个时候,人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,年景总是不好,庄稼地里经常是颗粒无收,可谓是粮食无收,蔬菜无源,瓜果无望。庄稼人能想到最后的办法就是吃野菜,无苜蓿无疑是这些野菜中最受欢迎的的一种。尽管如此,仍然有很多人连苜蓿都吃不上,于是,穷人家为了满足肚子的抗议,选择在深夜铤而走险。为何为“偷”,倒不是说田野里的苜蓿是有主之物。只是,到了苜蓿长成的季节,每家每户的掌柜的就会选择常住在地里的果园房子中,看守自家园中土地生长出来的苜蓿,以免在成熟之际被他人盗走,因此这些无主之物也便有了归属。

我时常在幻像,苜蓿就仿佛是上天对穷人的眷顾,年景不好的时节,让他们行走在贫瘠的土地上维持温饱。

四月的春风吹到脸颊,依旧有一丝凉意,却仍然抵挡不住我这颗追忆的心。一路走来,我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辨别野菜种类的能力。只能向同行的同事问个不停,谁知,他们与我半斤八两,常把蒲公英认成荠荠菜。或许只有那一片被苜蓿独自占领的土地,才不会出现丝毫辨别错误。

掐苜蓿是一件有意思的事。深深扎根在泥土中,露出一张张笑脸,娇小可爱。不过,现在的我似乎找不到小时候挖苜蓿的乐趣了,望着一眼无际的田野,我好像更对那茂密的枯草群更加向往。我喜欢沿着一条沟翻到另一个沟,它总是会给你意料不到的惊喜。撒开腿去追那四处逃窜的野兔,眼前的野鸡腾空而起让我来不及反应,扑腾着翅膀迅速飞远,留下作为过客的印记。于是,捡起一根棍子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的草丛中,内心期待着和他们在再次相遇。

直至夜晚降临,我们踏暮而归,去同事那里蹭一顿美味的苜蓿宴,摸着鼓起的肚皮,心满意足的离去。

(彬长矿业  潘森)

上一篇:梅方义 散文——《长假不虚》 下一篇:陈曦 摄影——《 最美人间四月天 细雨点洒在花前...
汤姆影院-汤姆网站-看片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