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撷英

梅方义 散文——《长假不虚》

作者: 梅方义     时间: 2020-04-26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长假不虚


“爸爸会做面了!”女儿将我做的油泼面图片发到家族群里,立刻引起不小的轰动,兄弟姐妹侄子外甥纷纷点赞。

我是安徽人,喜欢吃米饭。老婆是陕西人,喜欢面食。我长的瘦,她长的胖。我喜欢吃肉,她喜欢吃素;我喜欢咸,她喜欢辣;我喜欢酱油,她喜欢醋。我大学毕业分到陕北煤矿工作,食堂里经常做面食,看着一尺多长、两指宽的面条顿时没了胃口,看着周围人呼哧、呼哧地吃的正香,我非常茫然,要了一碗面,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,然后满街去找卖米饭的小吃店。尽管饮食习惯不同,我和老婆还是走到了一起,在上世纪90年代的陕北要找一个爱吃米饭的老婆并不容易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母亲力挺我们的婚姻,她说血缘关系远,生出的孩子聪明漂亮。

结婚后我们过了一段幸福时光,周一到周五吃食堂,周六和周日下馆子,她吃她的面,我吃我的米饭。吃了一段时间,发觉不对劲,因为下馆子的成本很高,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用于吃饭了。我就和老婆商量,开始自己做饭。她做她的面,我做我的米饭,她做她的菜,我做我的菜。来她家亲戚的时候,她负责做饭;来我家亲戚的时候我负责做饭。最难的时候是过年,去她家过年,她最高兴,她家吃饭以面为主,菜味清淡,以素为主,还放了很多醋。岳母吃得津津有味,还问我饭好吃不。我只能回答:好吃,好吃!有一天,我实在忍不住了,就提出由我给全家做饭,岳父、岳母欣然同意,还表扬了我一番。谁知吃饭的时候,全家都不满意,岳父说菜太咸了,岳母说菜没放醋了,小舅子说酱油炒饭太黑了,小姨子说回锅肉太腻了。于是我被长期剥夺了做饭权。回我家过年,我最高兴,我家的饭以米饭为主,柴火灶台,蔬菜是自家地里的,鱼是自家塘里的,鸡鸭是自家放养的,腊肉是新做的。满桌的鸡鸭鱼肉老婆还说不好吃,想吃面,我妹给她下了一碗挂面,她却在面碗里加了酱油、醋和辣椒,搅匀了才吃,吃几口面还要吃一瓣生蒜。小侄子觉得很奇怪,就满世界宣传,说她婶娘吃面条还要就生蒜。有一天,老婆突然说想吃凉皮,村里没有,镇上没有,县城也没有。最后打电话给住在省城的外甥,才在合肥市的一条大街上找到一家卖汉中面皮的。我和老婆在一起生活了10年,老是为吃饭的问题发生争执。后来她因工作调动去了省城,我又开始了快乐的单身生活,大部分时间是吃食堂,改善伙食就自已动手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

今年春节,疫情来袭,假期不停地延长。投亲不成,饭馆关门,只能开始居家生活。女儿求学未归,更为不巧的是,老婆把腰扭了,不能下床做饭。我只能自己动手,关键是老婆爱吃的是面条,而我却不会做。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,我就向她请教如何做面,经历过几次挫折后,和面、擀面、切面、煮面都会了,油泼面、臊子面、酸汤面、炝锅面等一通百通。吃着自己做的面条,格外的香。我发现原来面条也是这般好吃。为了做出我俩都能吃的菜,我打开网络,找菜谱,照着菜谱做出的菜就是好,她爱吃,我也爱吃。女儿得知我学会做面了,一个劲地为我点赞。

这个春节假期很长,我却收获很多,长假没有虚度!

陕煤机关 梅方义

 
上一篇:李永刚 诗歌——《透过窗户,我便看见大秦岭》 下一篇:潘森 散文——《掐苜蓿记》
汤姆影院-汤姆网站-看片网站